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6年9月28日

《吠陀經》、《奧義書》對生命學的論述

印度教的聖典《吠陀經》、《奧義書》對生命學的論述



印度教,乃印度的婆羅門教。西元前十六世紀,雅利安人進入印度,開始了印度本土的古老文明。雅利安人(Aryan),原是俄羅斯南部烏拉爾山脈草原上的一個古老遊牧民族,後逐漸南遷至印度南亞次大陸,和當地人融合成了今日體徵獨特的南亞次大陸人。就像其他原始部落對自然山川的敬畏與崇拜,雅利安人爲了保障自己的生存,也必須膜拜、禮讚、歌頌一切自然神祇們,且將讚歌編爲聖典,相互傳頌。到了後期,與人們生活關係較爲密切的神祇,則受到最多的崇拜,雅利安人便由多神信仰逐漸轉向主神信仰的模式,印度教乃在此種因緣下產生了。 

印度教以[吠陀天啟][祭祀萬能][婆羅門至上]爲三大綱領,夾帶着濃厚的神權色彩。
傾向一神教或一元論的思想,將宇宙的創造、展開歸於最高的神祇或至高的原理。

爲了與神溝通,祭祀便成爲一件大事,司祭者擁有無上權威,能爲自己祭祀、爲他人祭祀及教授聖典。於是,在階級制度嚴格劃分的社會裡,司祭者被尊爲最高階級的婆羅門,他們依着“祭祀萬能”的神聖職權,開啟了神權色彩濃厚的婆羅門思想。婆羅門教主張:“梵”是宇宙現象的本體,人的生命現象爲“我”,宇宙萬物皆因“我”而生,故“梵、我”本來不二,凡人不解此理,只好一直輪迴受苦不止,唯有體證「梵我合一」,才能得到解脱。此思想彌漫在當時的印度社會,直到西元前六世紀,才出現了反婆羅門教的思想家,他們反對祭祀,主張透過禪定、苦行或享樂來完成解脱。

印度教依持的聖典就是《吠陀經》,它是記錄知識菁華的一套聖書,其內容包羅萬象,深入且廣泛的探討所有人類重要的生命議題(即使到現在仍然重要):《吠陀經》的內容包含了建築、音樂和戲劇、數學和邏輯、宗教與哲學、天文與占星、政治及歷史、醫學以及營養,甚至涉及到太空旅行等。“吠陀Veda” 本身的字義就是“知識 knowledge” 。在《吠陀經》裡,人類歷史的紀錄是可以用天文學來驗證的;人類歷史據載是從5,100年前開始;而在此之前卻已經持續了864,000年。《吠陀經》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得以完成, 有人估計約長達5000年。直到西元前500年,《吠陀經》都還沒有文字記錄, 而是世代以口相傳。在之後被書寫下來的內容也只有一部分。

《吠陀經》原本是部極長的著作,為了使人們容易接受,在傳承過程中漸漸被分成《梨俱吠陀》(梨俱是作品中詩節的名稱)、《裟摩吠陀》、《耶柔吠陀》、《阿闥婆吠陀》等四部,《梨俱吠陀》最古老、最原始,另三吠陀則是《梨俱吠陀》的復述和發展。這四種《吠陀》文獻合稱「本集」,由祭祀儀式中奉獻給眾神的頌歌構成。本集又進一步分類,形成了三種經典:《梵書》、《森林書》、《奧義書》,這三種文獻可以理解為指導解釋宗教儀式、蘊含豐富的神學思索的智慧寶庫。

許多婆羅門的代表們(最高階的祭司)並不歡迎書面編纂,直到今天都還有婆羅門把整個《吠陀經》背記在大腦裡,以《吠陀經》驚人的內容含量,能被背誦下來,這實在需要擁有不得了的記憶力。實際上,紙本的《吠陀經》確實使這本經典得以在印度廣泛流傳,並擴展到世界各地。

在《吠陀經》中用兩隻鳥的寓言說明真我(atma)和絕對大我(paramatma)的關係:一隻鳥,代表真我(atma),牠貪婪地吃樹上的果實,代表對物質世界的享樂。另一隻鳥,代表絕對大我(paramatma),並未吃果實,而只是「觀察」著第一隻鳥,看牠時而碰到甜美果實,時而碰到不能吃的,依此來經歷物質世界的快樂與痛苦。這故事隱含的意義是,在人生的旅程上,稱為「高靈」的這位絕對大我,會一直陪伴著真我,做得有如貼心的朋友一般。那些能夠與高我成功連結的人,將會獲得無畏的力量和取得通往內在創造力及指引的途徑。

至於現在普受歐美宗教學者重視的《奧義書》則是編篡於《吠陀經》的最後部分,啟示出精神上極為深奧的真理。這個《奧義書》的出現,就是印度教開始與當時印度本土東方興起的宗教開始有義理上的融合,而產生出這一部《奧義書》,有人稱它為「密傳經書」,意思是指:透過坐在上師的近側,遵守著秘密的至上命令,就能獲得此秘密的奧義。此教義是嚴格要求必須秘密地傳授給那些熱切的求道者,並且他們必須具備至上的道德自律及高潔的心靈,才可達成解脫的目的。

將個體對自我的認知以及對神理的探索,並將各領域的主題串聯起來,如此就形成了《吠陀經》的主軸。與其他宗教經典大為不同的是,吠陀本身並不包含了明確的法典及戒律,也沒有嚴格規定依照那一種生活方式,它著重於呈現人的多樣複雜性,標出來的是一種路線圖,而非單向路標。在吠陀晚期形成的《奧義書(Upanishads》經中最突出的是基於《奧義書》的教誨而發展出的詩歌《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意指「 世尊之歌」》。

《吠陀經》中的108種《奧義書》均為非常重要的文獻,因為它們為幾個世紀中所湧現的眾多印度教哲學流派的靈感源泉。是被印度教徒尊奉為表達了恆定不變的自我,依其業行而在肉體之間轉移思想的第一批文獻典籍。

《奧義書》中的「奧義」是「梵 」和「我」的定義,以及兩者合一(梵我合一)的道理。「梵」(Brahman)乃宇宙生起之因;是終極的真實。「我」(atman)就是靈性、真我、自性。(在其它地方或宗教上指此為靈魂)。「梵我合一」是作為個人生命基礎的[真我atman]和作為宇宙萬有基礎的[梵Brahman]其本質是相同的,永恆不變、無形相、不生滅、如虛空般遍滿一切,超越一切經驗意識所能構想,任何人了悟此道理,即可脫離生死,虛空、時間及因果都不再能限制他,因為它們皆由梵我所構成。「梵我合一」即人透過內在對真我的認識,觸及超驗普遍的終極真實(梵),並與其合一,而使個別的靈魂從經驗世界中解脫出來,成為真實、光明、喜悅。
    
《奧義書》的思想特徵是遁世思想及苦修實踐。它教導人們生命就是痛苦,要解脫就必須真正地棄絕凡俗塵世。要認識或了解自我的絕對本質,就要棄絕一切行為及後果。書中認為:惟有學習知識才能獲得解脫,而且只有通過學習《奧義書》所傳授的「棄絕與凝神」的方法才能得到這些知識。書中還認為:遁世是人一生當中的最後階段,它是獲得明智並領悟更高真理的理想條件。通過瑜伽修行,「支配」或控制心神、呼吸和肉體,遁世者就會化為一個定點,並能凝神於自我的本質。

《奧義書》文獻講述了很多種不同的瑜伽修行方式,通過修習瑜伽,培育個人意識的內在境界,瑜伽修行者就可以認識到自我的真正本質,也即「梵我合一論」。另一個主張,則是提出「業種輪迴說」,輪迴觀念始於印度梵書(brAhmaNa)時期,但至奧義書(upaniSad)時期方始完備。百段梵書︰「為善者當受善生,為惡者當受惡生,依淨行而淨,依污行而污。」「死亡時,真我(atman)聚集其自身內的知覺與機能,而死後,其先前的知識、所為經驗伴隨。死亡時肉體毀壞只是為了在此世或另一世界重建一個新的、美的形體。」

輪迴思想與善惡道德結合在一起,這是輪迴思想的基本特徵。印度人認為處於輪迴的生命都是不完美的,因此我們不必先對輪迴觀所預設的「靈魂不滅」感到高興,正因為靈魂是永恆不滅的,所以在不完美的世界中,以同樣不完美的生命型態,接受永恆的輪迴,正表示眾生所遭逢的痛苦也是無限的。印度傳統的輪迴觀認為,真我(atman)與業(karma)兩者是輪迴思想的兩大要素。自我是造業的行為者,同時也是業力的承載者﹔而業力則是引導自我輪迴的方向,決定來生處境的唯一因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