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3年1月18日

東京暴雪,受困遊覽車,改搭地鐵脫困記,Orbs靈球體一路相隨。

[摘要]
我們一家再參加大興旅行社的八景島、山中湖旅遊,在八景島看海豚表演後,天降大雪,整片大地白茫茫一片。原本下一行程是往富士山河口湖,夜宿溫泉旅館泡湯去,司機由網路上了解交通受阻,若繼續往山上照合約旅程走,一定會受困山區道路,為此,我和太太就依照長期旅遊經驗,跟大家討論後,建議放棄這個行程,請導遊急電回公司請示如何解決該夜住宿事宜,由於大興旅行社老闆是導遊出身,能了解狀況,馬上交涉安排當晚東京的京王飯店給我們休息,再來就看司機與導遊如何讓我們從雪中脫困了!!大夥兒吃完豐富的自助午餐,就由橫濱避開已經封鎖的高速公路,走一般道路趕回東京。由八景島登車處出發,時間是下午一點半,整條道路像無盡的長蛇陣,比走路還慢,一直開到鐮倉古佛處,約一半路成已經花了5個半鐘頭,連停到路邊都很困難,當然全部遊客也無處可去,只能待坐車內,看著一片白茫茫的路面,前方好長的紅色剎車燈長龍;最後遊覽車是11點半後才到東京的飯店,而我們領到行李將近半夜12點了,這位司機姓佐藤,我坐過他的車兩次了,這位仁兄很盡責任、又認真親切,工作超時還保持笑容;我家阿嬤特別賞2000日幣小費請他吃點心。(照片是上次旅遊時坐同一部車拍下)


下面第一張是下午4點,我用iPhone4拍窗外橫濱車道邊商店雪景出現Orbs靈球體,另一張是晚上8點多,棄車改坐東急電車回東京時,也是用iPhone4拍一張我們逃雪難的相片紀念,結果又有一群Orbs靈球體出現在東急電車上,真的很有意思。下面相片最右邊一位是阿強導遊,臨機應變得宜,讓我們這群老弱婦孺遊客能夠順利從滯塞在雪路停車場的場面中平安脫困,很感謝!! (以前用數位相機拍到Orbs,現在用手機竟也能拍到Orbs,這些Orbs另次元存在體,越來越容易出現了,是否地球振動頻率,越來越接近4D?)


鋪上詳細過程,給大家參考,若遇到這種突發狀況,如何應變,對大家最有利。

本來我們一家共六位這次參團的動機,主要是想到富士山麓河口湖泡泡溫泉,所以選擇這次大興旅遊的東京五日遊,沒想到才第二天到橫濱時,十點多開始下雪,中午吃過午餐,回到遊覽車時,雪卻越下越大,老經驗的司機佐藤先生,也說幾十年來橫濱沒看到這麼大的雪;我想關東地區既然很少下這麼大的雪,要上山往箱根再到河口湖需經過很長的一段山路,這邊不像東北或北海道有除雪與防滑的設施,雪下這麼大,這一路上會很麻煩,面露憂色,我也不禁擔心起來。特別是考慮到這一旅行團,有懷孕五個月的孕婦,還有剛滿一歲左右還坐娃娃車的嬰孩,另四位還未上幼稚園的幼童,以及我家81歲的老阿嬤,我認為確實不可以在山路中出任何錯。

算是旅遊老鳥的我們夫妻,依照風險評估,當下就跟導遊討論,不宜依照行程表往山區前進,趕緊與公司聯繫變通辦法,所以就改路線往大的馬路幹道走,邊走邊看狀況來應變;一路上發現雪越來越大,沿途車子拋錨的一大堆,由於日本關東地區降大雪機會不多,駕駛人很少經驗到雪地行車,所以沒換雪胎以及沒掛雪鏈造成打滑撞電線桿、輪胎空轉而棄車陷於雪堆中。



幸好,我們遊覽車有配備,以及兩位年輕遊客自願幫司機在雪地裝上雪鏈,而使我們遊覽車能從一堆拋錨車群中竄出,但因所有高速公路(變成製冰機)通通封鎖不讓車輛進出,如此一來全部車輛通通往一般道路擠過來,所以在堆滿雪的一般道路上,遊覽車寸步難行,走走停停,龜速走了5個小時,到晚上7點多了,還在橫濱附近滯留,在此之前溫泉飯店也來電給導遊,稱往負是五湖的山路已經封閉,前一部遊覽車無法到達該飯店,又失去聯絡,導遊遂向台北公司求援,這時大興老闆當機立斷,緊急改訂東京京王飯店讓我們住宿,晚餐改到東京再吃,我們就轉彎直奔東京,但眼見離東京標還很不算遠,車輛停停走走就是無法正常往前進,車上大家又餓又尿急,我太太就請導遊想辦法找超商暫停,先買點食物讓老老少少充飢,再借用人家洗手間方便一下;至於晚餐就等到飯店再補一下宵夜。所幸開到謙倉大佛寺前的路邊一家7-11門前,有間隙能讓遊覽車暫停,我們全車遊客就進去買了飯糰與速時便當在車上解決,全部遊客想到本來今晚安排溫泉旅館的螃蟹火鍋大餐與溫泉,全部都泡湯了,難免覺得好遺憾! 但平安最重要,還是能回東京飯店較為上策。

日本人很愛排隊,車子也很愛排隊,這種下雪而馬路剩下一條雙線對開道,塞車情況嚴重,卻能夠讓救護車在兩個相向車道間開來開去,而日本駕駛人不會開進中間的緊急用車道,也讓我們一群台灣駕駛人感到敬佩其守法守秩序的精神,日本人知道乖乖排隊是解決塞車,不讓車群打結而慢慢消化能走得動的最有效方式,這點我們真的見識到了!! 如果這現象出現在台灣,同車的都說駕駛人絕對爭先恐後往前擠、鑽、衝,屆時將完全動彈不得。

天氣的變化越來越大,北半球西風帶因北極震盪往南方移動,這次終於見識到低氣壓在溫帶一夜之間,由1000豪巴急降36豪巴道964豪巴,導致北方冰點下冷氣團直撲闖進關東沿太平洋溫暖潮濕的地帶,造成一片強降雪而癱瘓整個地區的交通網路,哪天台北也來一場大雪,恐怕災情會更慘。


這次強降雪,東京地區除了死亡一人,受傷一千六百多位,通路業商業損失很慘重,交通一亂,送貨進度與行程也亂成一團,運輸車隊全卡在路中,商店的存貨也無法控管,到第二天早上,整排道路都是送貨車的隊伍,有些餐廳無料可賣只能歇業,氣候變化對商業活動的影響是很巨大的。



這次旅遊,雖然行程亂掉,還好大家體諒天候因素沒有對導遊抱怨,而大興旅遊老闆與導遊處置還算差強人意,特寫此文,留做參考紀念。

2 則留言:

chung-yu Yang 提到...

Dear板主:您好,我正在學習淨化呼吸,有幾次進行完淨化呼吸後,閉眼冥想時,在眼皮闔上的狀態下會看到像是北極光一樣的圖案,顏色是會發強光的深綠色,背景則是發強光的深紫色,此時若為陰天或晚上,把眼睛睜開時外面的光線是非常微弱的,不致於因為外界光線透過眼皮而產生這樣的現象。而且像北極光一樣的綠光外型有時會往視線範圍內的某個點集中移動,最後再變成類似自然白光的小區塊。您有相關資訊可以提供給我參考嗎?謝謝 :)

鹿溪星籽 提到...

to: chung-yu Yang

在我推薦新年期間閱讀David Wilcock所寫的《源場調查》一書中,有談到松果體本身有類似眼球視網膜的感光細胞,松果體所接受的光子,並不是透過眼睛而來,而是接收環境中的光子波動頻率產生的視覺。我最近鋪文DMT這種由松果體內生性的壓電性生物胺,也是內視光體顏色的橋樑物質,顏色圖像仍是幻象的一部分,解譯人人各有說法,重點是感覺,感覺喜悅、輕鬆、慈悲才是重點。

心才是意識的主宰,大腦是中央處理器,松果體出現內觀的顏色、圖型是自己心識的反應,這方面我的友人Sunny Wang有深入的了解,你可以上她的網站『宇宙說啥?』可以進一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