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2年9月20日

俄國的GDV氣場照相科技


本篇內容是訪問取代Kirlian克里安氣場攝影的新GDV攝影發明人的Q&A,簡短扼要地切入課題核心點出了很重要的訊息和生命的含義。

俄國籍的物理學家Koustantin Korotkov博士是一個真正的科研先驅人物,他掌握了人體能量場的先進技術,為這個領域的研究立下了創新的標準,也刺激我們對生命實相的新理解。他的研究團隊開發出來的相機不只是能拍出植物和人的能量場,還可以顯示某些特定醫療的效果,這種技術成為GDV(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他說,這種技術跟舊的Kirlian克里安(氣場)相機比較起來就像是腳踏車跟Mercedes賓士車的差距。

以下為Paula的Q提問,和Korotkov的A回答。

Q:你是世界知名的生物電子攝影研究的佼佼者,你是如何跨入這個令人著迷的領域的?

A : 70年代中期,在蘇聯那時我還是一個年輕的研究員,參與研究的電子物理學領域是硬體物質的各種量子過程。但我也同時對不同層面的意識很感興趣,尤其是意識在人跟物質世界之間的影響是甚麼。我參與的研究機構很熱衷於克里安的氣場攝影技術,當時還是很新鮮很迷人的器材,而且不論是一般民眾和科學家都對這個器材趨之若鶩。當我的科學研究所開展克里安照相技術的研究項目時,我自願要參與。那是25年前的事了,從那時候起,我就一直待在這個研究領域當中,因為這是一個21世紀能夠將現代科學與靈性結合的項目,像量子巫師們穿夾克打領帶在操弄意識和這個世界的能量。

Q:以你的經驗來看,你如何解釋和形容生物體的能量場?

A : 能量場是生物世界的一個有組織的結構,這個概念是由20世紀初的俄羅斯科學家Alexander Gurvich介紹的,他通過自己的實驗示範了微生物的物種可以互換光子,藉以維持彼此的生命活動(花與樹之間的生態秩序),因此他提出所有事物都按照生物場的規矩來互動和生存。

Q:你可否為我們定義什麼是“生物場“?

A : 這是一個不同場,不同性質,不同來源的能量結構;譬如說,有電磁場和引力場,也有細胞的場,還有一些未知的場。生物的社會就是已知的氣場,那是一個無形的結構,協調了彼此的活動創造出一個獨特又統一的系統。

Q:你用GDV相機創造出一個很驚人的技術,我只知道GDV是用來衡量和拍攝生物的氣場,是怎麼辦到的?

A : 我們的GDV技術是經過20多年的研發才成功的產品,包含硬體相機和操作的軟體。相機的操作是捕捉生物體發出的非常微弱的光子和電子射線。因此相機是在微細光子的層面上運作,才可以顯示出人體或植物的量子場以及他們的生物機能。

A : 量子的東西對物理、情緒、心理以及靈性的活動非常敏感,這就是為什麼GDV對一個有機體的不同機能很敏感。把指尖或植物擺在一個特別的光纖板上,相機就可以拍出環繞在指尖和植物周圍的高密度電子場。(註:如果你合掌唸咒很專注地用很純淨高尚的意圖遠距離去傳送光和熱給某某人,應該會感覺到指尖刺刺的,好像在通電,類似靜電的效果,而且手掌是向上的,就不是血液不流通的問題。換句話說,你已經成功接通了無所不在的磁場和水晶光網,以超光速比網路速度還快更多倍的速度即時地傳送你的能量給某某人。但是,你得先通過冥思的練習控制得了自己要觀想和不要想的畫面,才來做這種事,只怕你半路心念失控,轉向負面和不好的畫面,可能會傷到原本想要幫的人。如果中途有負面思緒的干擾,就必須馬上停止,不再合掌,等情緒、思緒和心緒都穩定了再來。因為神通和超能力必須伴隨著責任(業)而來,基礎還不穩的別勉強,可以找人幫忙,除非很有把握不會中途失控,否則會幫倒忙。但只要不是故意的,就不會闖禍,還是有保險的設計和防備出意外,因為這是個很慈悲的系統。)

Q:GDV的設備跟以前的克里安照相技術有什不同的地方?

A : GDV的生物電子攝影數跟克里安的照相技術不同的地方就像是腳踏車跟賓士車,兩這都是載具也是交通工具,但效果卻不同。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即時地測量許多治療法是否與患者相容,如癌症的治療,以便確定哪種療法是否適合那位病人,允許醫生和病人看到不平衡的地方以及對病人的健康有反效果的部份,大大地改進了診斷準確度和造成不平衡的真正病因,顯示出哪一個器官和身體的哪一個部位才是癥結所在。(註:如果有親戚或朋友患上重病,可以向醫院或醫生介紹購買這套器材,增加病人的康復機率,也造福以後的病人。)

下圖是一般醒著的人的氣場,弱的部份氣場就出現斷裂狀態,也就是不健康的身體部位


下圖是進入催眠狀態剛醒過來前五分鐘的狀態,身體大部份的氣場還很強,尤其是頭部和背北部,然後開始變得不均勻。


下圖是進行前世回溯催眠的人醒過來前15分鐘的氣場狀態,開始時全身的氣場能量充滿,然後逐漸破格,某個部位的氣場開始渙散。


 下圖是意識很清醒有修行的精神領袖的氣場和意識很模糊或心思渙散的人的氣場,最大的差別在A,B,C,D的部位以及整體的均勻,也同時反映了脈輪的能量。


A : 不可思議的意義剛開始而已,可以用來診斷和 治療病人的物理、情緒、心理以及靈性的狀態,可以用在醫藥、心理學、音療、生物物理、遺傳學、解剖學、農業和生態環境上,還有更多領域都可以派上用場。

Q:有人說你的技術帶來實相的新認知,可否解釋更多?

A : 的確是這樣。經過6年的試用之後,許多國家的研究員都發現到這是一個對實相的新認知。雖然幾乎所有的醫療科技還是把生命當成是固體的結構,我們卻不再這麼想。相反的,我們看成是一個能量網,這個網的能量會移動、變化,包含了這個世界上的所有東西,提供人與人之間,人與環境之間,與動植物之間的溝通,也包括整個世界的noosphere心智圈(人類知識的總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從變化中的能量來看,替我們打開另一扇門來理解實相中的生命。

Q:這項科技如何在植物身上使用?
A : 對植物的研究非常重要(跟食物有關)。多年以前,美國學人報刊登了克里安的植物氣場照,葉子的一部份被切掉後,被切掉的部份還是在氣場中顯示出完整的葉片,葉片的氣場填補了被切掉的那一部份(繼續保持完整),出現所謂的“phantom leaf effect葉子魅影效果”。(註:被切掉的只是固體和肉體的部份,氣場的部份或光能是切不掉的。換句話說,人的腳被切斷以後,其實腳的原型還在,但只能通過氣場照去看出來並沒有斷,其實還可以長回去,只是人的先入為主的概念認為不可能再長回去,就阻止自己的氣場再生新的腿。當意識決定不可能再長回來時,這一部份的氣場或能量也會被強行收回去而失去踪影,不能像壁虎那樣再長出新的尾巴來,可以參考Kryon的一篇訊息中談過這件事情。之後還有更多的測試來重建這些數據。最後,一些研究員,包括我的隊員明白了葉子魅影效果其實是一種特定的發自葉子本身整體一致的射線。由此可見,葉子有內在的“秘密生命”,它們活在自己的內在能量場中,這個場協調了各種不同細胞的活動,尤其是使到葉子保持完整的樣子。 


A : 因此,一些素食者說他們不殺不吃有生命的動物時,他們忘了他們也殺和吃活的植物,因為植物也有自己的生命,他們會有反應,會溝通,跟他們的環境能夠和所有生命互動。(註:萬物皆有靈,連石頭也有氣場和能量,也算是有生命,不過科學家還不知道的是,2D和1D的生命是集體意識(包括一些集體行動和思考的小動物如螞蟻,蜜蜂還有更多的海洋生物),不是完整的個體意識如人類和體積大會思考的動物。這些集體生物是為了服務而存在,包括餵養人類和餵養其他生物或配合彼此的生存去取得生態的平衡,因此不會在被人摘來吃之後心生怨恨,反而會覺得很榮幸可以為彼此服務,只是人不懂得感恩罷了。

假設一個靈魂選擇成為一顆或一群蘋果樹來餵養任何要吃蘋果的人或動物,在還沒投胎成為果樹以前就已經知道蘋果樹的屬性和神聖的任務,在人們摘下蘋果來吃的時候,蘋果樹會很高興有服務和貢獻的機會,對施與受的雙方來說,都是一件圓滿的美事,為什麼會說成是在糟蹋果樹扼殺他們身上的細胞呢?同樣的情況適用在蔬菜和其他有服務與貢獻功能的蔬菜和茶葉上,只要不是惡意對待,用感恩的心去接受大地施予的,彼此都相得益彰。因此,蔬菜水果在新鮮的時候氣場能量強,對健康最有益,時間一久就磁場減弱,不鼓勵人們去吃。如果不準備服務和貢獻的植物,他們身上就會有毒,像那些身上有毒的動物一樣,或者無毒無害但在被殺時異常痛苦和掙扎不願意,已經擺明不許吃,那就尊重,而不是消滅) 

Q:你可否形容你在植物身上使用這種技術時最有趣和重要的經驗? 

A :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經驗是跟種子有關,我們用它來研究不同植物的生物電子亮度。我們每6個小時就測量了種子發芽的狀態,開始的時候亮度很弱,慢慢地發芽之後,亮度開始增強,當新芽從種子裡長出來時,亮度變得很強,持續12個小時不變,過後,亮度再轉弱。 

A : 這個實驗顯示我們看到了種子裡的內在能量的潛能,當種子甦醒成為新的生命時,會爆發出很強的能量,我們的生物電子攝影器材就測量到了這種能量。

Q:植物的能量場是否也有起伏?如果有的話,是否表示在思考或有情緒? 

A : 植物的能量在白天裡的波動最大,植物也有自己的週期,比人類的還要強勁,當然沒有思想存在,植物不會思考,只會生存,他們會成長就因為這是他們生存的理由。

Q:你認為植物是否會對人類的想法,情緒和行為作出反應,譬如威脅的狀況,或愛與善意的氣氛? 

A : 是的,有趣的是我們可以測量到不同植物針對人類的情緒所作的反應。我們做了一個特別的實驗,測量房裡的一株盆栽的葉子對人們的各種情緒所作的反應,記錄了植物放射出來的生物電子照的射線,每一種的情緒所測量的反應都不一樣。在實驗中,當植物面對危險的意圖時,它的能量場就調低,如果意圖是正面的,譬如有人拿了一盆水靠近或帶這笑容,植物的能量場也增強。這就顯示了愛、善意和關懷是人類擁有的驚人力量,可以馬上在植物的能量場製造反應。其實,這個能量場也影響了所有環境裡的一切,包括植物,其他人,水等等,全部周圍的狀態。

Q:植物或人體的生命能量能透露什麼樣的健康狀態? 

A : 我們的很多實驗證明植物的健康都跟他們的生物電子照的景象有關係,如果一株植物有病或週期性的失衡,就會先反映在能量場中。我們發現到一株有病的植物氣場很弱很暗很不均勻,有時候還黯然無光,另一方面,成熟健康的植物就有很強的能量在流動,人體也一樣。我們測試蘋果,它確是健康好食物,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真的有道理,多吃無妨 。


Q:你認為,植物裡是否有一種智能叫自然界靈魂、神靈、仙人或精靈的? 

A : 我很肯定植物當中也有智能,不是一株植物或一棵樹的智能,而是整叢整片樹林的智能,譬如樹林或花園。在每一個自然界的園地裡,在森林或花園裡,你都可以感覺出這些靈性,你還可以感覺出精靈或神靈的存在,這是一群樹木和植物的集體靈魂,他們的靈魂是一體的意識。(註:阿凡達的電影就顯示了整個星球或森林裡的全部植物都是靠集體意識在溝通彼此,也跟其他物種如人類和動物互動。阿凡達電影的原著也是60年代的兩位俄羅斯人寫的科幻小說。這些人是地球上的第一批星際流浪者,知道很多地球人還不知道的事情。後一兩篇再談植物界裡的精靈)

Q:你在研究生物的生命能量時,是否有感覺到你是在跟自然界中有神性的意識在互動,也就是所謂的上帝或神性的智慧或高等靈魂? 

A : 多年來,我們都在研究人類,動物和植物等等生物的生命能量,我們毫無疑問的知道我們直接跟更高力量在溝通,我們的所有工作都是更高力量在引導完成的,我們當然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 

A : 我們是亦步亦趨地進行,每一步的進展都有高靈的存在,我們不在乎金錢或者該怎麼做才對,因為我們只需專注地禱告,把我們的願望傳送到更高層給高靈知道,然後就看著事情怎麼演變。(註:這就是意識創造實相,心想事會成的態度和做法,。。。。) 


Q:你的器材是否能測出哪一種植物和花草可以用來治病?(註:像中醫的草藥那樣,那是神農氏這位外星船隊的隊長傳授的高等文明,不過後來的中國人或爬蟲類或嗜血阿修羅發展出連毒蛇蜥蜴等等有毒沒毒的動物的身體和器官都可以用來當藥或壯陽,害死了不少無辜的動物,不是絕種就是瀕臨絕種,如大象,老虎,鹿,鯊魚等等。不過,大部份中國人也跟西方人一樣,認不清誰是阿修羅,誰是正神或天使,誰是佛菩薩或上帝,都非常單純好騙,黑白不分。神農氏,有巢氏這些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能人教人類種田蓋房子,吃草藥治病等等,在同一個時期或不同時期也以同樣的方式使到當地文明突飛猛進,開展數千年至今還是在用的文明,而且都是隔了大洋大洲文化背景和膚色完全不同卻學到了同樣的技術,違反了進化論的必然程序) 

A : 我們的相機可以用來偵測出哪一種植物和花草對某些人最有效,因為這是人跟植物在能量場裡的互動,從能量的走向來看,我們可以知道這種互動有多正面或負面,是誰在發送或接受這種能量,是植物跟人討能量或是反過來。重要的是人跟環境的互動與溝通,因為我們只能通過容納我們的世界去看到上帝的種子,也就是我們的居住環境。上帝在自然界中顯示自己,也在我們身邊的一切顯示出來。他就存在於地球上的每一株植物,每一朵花裡,一花一草之中都有上帝的神力和超能力。(註:佛祖曾經一話不說,手拿一朵花來說明宇宙間最奧妙的法則,結果只有一個人懂或看得出來,所謂的見微知著,大宇宙就在小宇宙中,不需要到處去找,簡單到沒人料得到,當然這個動作還有其他意義。下圖的葉子氣場照和顏色是完全打開天眼的人才能通過肉眼看到的景象,通常都只能在關閉肉眼時在冥思中看到它們一閃而過,維持不到一兩秒鐘。如果想要用肉眼看到氣場顏色,可以練習在光線微弱的暗室裡只打開眼睛四分之一,也就是蓋上四分之三的眼皮,只露出一條小縫,像是在睡覺又不是全部合上,眼睛朝下望,像很多佛像的眼睛,很多佛書都解釋成冷眼看人生,其實不只是這個意思而已,那是冥思狀態中的肉眼或天眼,能看到很多肉眼看不出來的東西,譬如氣場。在暗室裡看到了之後再逐漸增加亮度,再練習,直到光天化日之下也看得到一些。不過很多東西和人的氣場都很弱,或者比較貼切的說,是自己的第三眼或意識還不夠清明,光線和顏色也就很模糊不明顯,但還是會有像是一層薄薄的薄霧那樣附在輪廓上。即便是在夜裡的公園,也別期望看到像阿凡達那樣的畫面,除非你的天眼全開,而且世上這樣的人寥寥可數,能看到外圍的那層薄霧就不錯了)
(註:原本沒想到要談佛祖拈花這件事,但有訊息忽然插進來,也沒有參閱任何解釋去確定說得對或不對,就這樣很自然地打出這一段文字。雖然沒去思考過拈花說法這件事的意義,只知道這件事很特別,既然只給這麼幾句,就不畫蛇添足了) 

A : 人類與植物之間的溝通是上帝的神性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我們都看得見,我們都在一起(互望),我們一起創造了有機的生態,包括人自己的有機體,配合植物,我們創造了所有有機的生命體(共同體),名叫地球。因此我們可以說有一個獨特的系統容納了人和植物,沒有這個系統,地球上就沒有生命。(註:破壞生態形同慢性自殺,傷害大量動植物也等於是在傷害自己,因為不懂得自愛的人就不會去愛護其他生命,而是傷害了別人也傷害自己。不過這個道理對喜歡和習慣吃肉的人還是很難接受,藉口和理論也很多,就是無法捨棄自己的口腹之慾又不願意面對和承認真相,繼續自我否定) 

Q:你的技術也用來測量和拍攝地球的能量,你可否跟我們談多一些? 

A : 我們正在發展一項技術去直接測量地球的能量場,我們有也別的感應器去測量來自地球不同又神秘地方的能量,目前這項技術正在我們的實驗室裡測試。一旦申請專利權,我們就可以用它來測量神聖地點的能量場,看看這些地方如何跟人類互動溝通,但這種技術完全是以量子的能量和能量場為基礎去辦到。

Q:你的研究在俄羅斯大學進行,看來俄羅斯似乎比美國更能支持和推動這類(沒商業用途的)活動,你能否談談俄國人對這種研究的觀點? 

A : 在俄國,我們有一項傳統,就是用哲學結合科學去實踐,這個觀念是20世紀許多研究員和科學家的研究基本點。在自然科學的領域方面,我們要特別指出兩位著名的科學家兼哲學家,Vernadsky和Chizhevsky。(註:由於美國受秘密政府或爬蟲類控制,奉行獵戶帝國那一套一切以錢,商業利益和霸權為出發點,只對製造先進武器和能賺更多錢或控制整個世界的科研有興趣,就不撥款支持沒有直接利益對自己沒什麼好處的研究,結果在很多方面反而落後很多國家,很多科研成就就落在俄國人和中國人後面。因此,將來的突破性科技或造福人類的科技會是出自美國以外的國家,而昴宿星人也比較樂意把一些關鍵技術傳授給其他國家的科研人員,譬如早期的加拿大和今天的德國) 

A : 俄國科學家一直都對新的概念很開放,尤其是在蘇維埃聯邦解體後更開放,從那時起,俄國人和科學家都發現什麼事都可以在短時間內天翻地覆,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的年頭還會發生什麼事。俄國人的思想很開放,他們可以很容易就理解新的概念,而我們國內也有很多這類有趣的科學家在這些新的領域中創造和研究。在美國,科學家被一個組織嚴密的結構限制(金字塔式的審核標準)去規範怎麼搞科研。在俄國,搞科研是報酬很低的工作,因此科學家就不靠收入來搞,由於我們沒有薪水,我們就有自由去搞任何科研(有政府和研究機構撥款和提供免費的實驗室)。我們只需一點小錢就可以集合一班人去開展有趣的科研工作。 

Q:你的器材用途如何? 
A : 在俄國,這個器材已經被認證為醫療儀器,越來越多專業人士,診所和醫院都在日常工作中採用。現在也在40多個國家裡使用,用作研究和分析客戶的能量。 

Q:誰會是使用這項技術的最大獲益者? 

A : 我很肯定這個方法會推廣全球讓每個人都得到好處,不只是在每一家診所和醫院裡都應該有,原則上也可以是家庭電器之一。這是我們的計劃,我們得到美國朋友和同事的支持繼續開發這個產品。這種新的氣場相機已經電腦化,小到像視訊相機那樣,不過價錢很貴,一部從一萬八歐元起跳。買得起的人可以用低價分租給有需要的人使用,提供多一個有價值的訊息,讓醫生更清楚病人的狀況去對症下藥,而不是用一堆儀器,驗血程序和分析等等去診斷病因,也太慢了 

Q:總的來說,你還有什麼要總結的嗎? 

A : 重要的是,要知道這項研究不只是俄羅斯的一個研究隊伍的工作,而是許多國家,研究院和實驗室許多人的工作。我要特別指出Suzanne Gibson博士和Nancy Rizzo-Roberts用我們的技術寫出來的博士論文,還有另一個在七月尾由Janet Dunlop寫的論文,這些都是很有趣的研究。現在我們正準備要在美國的各大學府展開一系列的研究項目,得到美國國家健康學院的強力支持,希望這些研究讓大家理解到生命不只是物理的,還牽涉到能量、氣場、靈魂,包含了身、心、靈在內。 

Q:很感謝您花時間跟我們談這些內容,你提供了大家一個美麗又迷人的服務,打開了我們的視野、心和思想,看到了一個奇蹟般的世界。


補充資料: 下面是Korotkov博士提供兩滴大小相同但經不同處理後的相片,左邊是普通的自來水滴,而右邊是同樣來源的的水滴經過理療氣功師專注加持十分鐘,兩者相差數十倍的光彩,如果能加一點無汙染的礦物質,田然海鹽,能量馬上提升起來。人體有百分之七十是水分,喝有能量的好水,絕對是正確的選擇 !


Korotkov博士的個人官網 : www.kirlian.co.za 

內容下載來源: 《2012大覺醒 無名小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