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2年8月26日

金錢、權力、愛情的背後運作潛規則

最近新聞的頭版充斥著無聊的八卦、政壇醜聞等,老百姓為了三餐辛苦打拼,金字塔社會頂尖的菁英們,到底有心還是沒心替我們辦事 ?

表面上,高階社會人士(有權、有錢)都掛著一副面具,媒體鏡頭前處處以道貌岸然之姿呈現,其實背後這個社會卻是藉由金錢為媒介,大辣辣的演著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獵豔騙婚的戲碼。


最新研究顯示,大部份以金錢為結婚條件和期望的伴侶們,最後也都以金錢為導火線鬧到離婚,上法庭爭的名堂和藉口再多,說穿了還是要錢,沒有什麼感情可言,更何況是愛情。

其實彼此間一開始就沒有甚麼愛情,著眼點就是放在金錢和物質上,追求的其實還是金錢,再用金錢去包裝虛假的愛情來安慰彼此。時日久了,包裝紙褪色了,拆開來才看到裡面包的都是錢(或戰利品),沒感情了當然就要錢要東西,不能吃虧,就開始相爭,彼此都不願讓步就只有上法庭鬧離婚,這些都是胡鬧與兒戲,很虛假卻又包裝得很真,以致當局者迷。到底是貪婪意識的隱身術太強,還是迷糊的低我盲目地以假當真?說來說去,愛情敵不過麵包,有錢的少爺、千金可以買到、騙到一堆追錢的辣妹、帥哥、名模 ?

Cornell大學的Robert Frank在他的著作《The Darwin Economy-達爾文經濟》裡提到一項研究顯示,在65個工業國家裡,(收入)比較不平均的國家平均經濟成長率也慢。同樣的,個別國家的國民收入比較平均時經濟成長就快。當收入失衡時又慢了下來(類似數學頭腦好的聰明人在玩的零和遊戲)。即便國家領導人明白這個道理也未必會擇善而為,因為官商勾結已深,有權的也會汙錢,有錢的也要買權,很少有權的人不要錢。當中產階級逐漸消失,這個國家M型化愈嚴重,經濟成長率一定退得很厲害,台灣就是極為嚴重的地方,有腦袋的想一想吧。

由於利益掛鉤有私心,推動政策也是先以自己的利益為考量,再給百姓一點好處安撫人心,演一場戲保住自己的政權。問題是看得出誰在演戲 ? 誰是真性情的人?清醒的選民太少了,被誤導而相信的人佔大多數,傻百姓都投票給戲演得最好的人,而不是投票給真正無私心要當人民公僕的人,等到選後一段日子,生活變差、日子不好過開始懊悔已經來不及了。這就是大部份百姓還沒覺醒的意識,背著這個循環的業力,必須付出痛苦的代價去學習認清假相背後的真相。 

有錢人雖然以錢滾錢會越來越有錢,但是他們在花錢時並沒有對整體經濟帶來太多貢獻,一方面是人數少,另一方面有錢人是賺得多花得少,進得多出得少,才會累積出一堆金錢,買的東西也是高級舶來品,一般人得不到好處。

有錢人即便是花錢,也是準備要賺更多錢,繼續吸金,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是積極向上致富,冒多少風險就賺多少錢,理所當然;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貪財卻是充滿無止境的慾望,私心強烈,大貪小貪兼而有之,拿了超過自己所需的,當然也拿了別人該有的一份,即使錢用不完也寧可藏起來,才覺得有安全感與成就感。在一切靠錢活命的人生中,就被錢綁得緊緊的,一旦錢少了或沒錢必定會死得很快,或覺得生不如死,有些跌到谷底裡受不了折騰而選擇自殺。

資本主義在過去數十年創造的經濟增長的好處,全都落到頂端的1%的人手中(而中產階級真的清算起來,欠銀行的錢比窮人欠的還多)。銀行業者成功地將利益私有化,肥貓一大堆,再將風險公有化,甚至大到不能倒(由納稅人和政府買單),這是另一種變相的金融強盜,但這些金融家卻是政客的大金主。

傑弗遜說過:『我相信金融機構對我們的自由比起站起來(看得到)的敵人還危險。』幾百年前就已經有少數腦袋很清醒的人看出控制金融,暗中統治國家企圖統一世界的猶太大富豪們的陰謀。華盛頓成立美利堅共和聯邦的經費,也是猶太商人贊助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更大好處的事,這些一毛不拔的高利貸奸商,不會掏錢出來任由你去花。

掌權和掌櫃的通過菁英和他們控制的媒體去說服多數人要為大局著想,最常見的是減稅,騙大家說由於減稅會擴大投資,讓遺產稅降到一丁點,說肥了的鮭魚會返鄉產卵,富人在外國賺錢會回國投資置產,減稅會吸引留在外國的資金趕回台灣,還騙國人為了國家GDP經濟成長要作出個人的犧牲,然後真的出示漂亮的經濟增長成績單,但真相是何 ? 多數人不會知道的是,經濟增長最大的受益人是少數的幾位有錢人,對大多數百姓的好處只不過只是九牛一毛,還是富不起來。

在縮緊腰帶時,大多數人都在咬牙切齒作出很大的犧牲,富人只是暫時不花錢或少賺點錢罷了,經濟復甦了這些腰帶勒得最緊的人卻得不到相應的好處,少得可憐和不成比例。

這種騙局在台灣已經重演了幾十年十幾次,奇怪的是還是有很多人死忠地相信少數精英曉以的大義,還是看不出大義(或假義)背後是誰得到最大的好處。這種無知就跟奴隸效忠他們的主人到再也無法獨立思考一樣,是一輩子都被利用被魚肉到沒用了就等著被賣掉被宰的小綿羊。

以上摘錄整理自網路上對經濟時勢的評論,個人希望看了本文,對網友的財Q有所助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