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2年8月23日

看《超級戰艦》影片,憶起服兵役之趣事


昨日Jason租來一片《Battleship》中譯《超級戰艦》 ,因為身體微恙,精神較差,沒打算繼續閱覽Justina從美國帶回的《The Source Field Investigation》,此書剛讀了一半左右;本想一鼓作氣讀完後,為本部落格網友將該書最精采內容介紹一番,但為了放鬆一下,既然不讀書,無事就看電影了,這片子很合年輕人口味,開始節奏有點拖,但到中段就越看越覺得有趣,因為片中對於外星人的肉體形象,跟我的看法極為符合,怎麼說呢? 經過宇宙考古學家一連串的考證與推論,如本部落格所鋪的內容,就明顯看出這些穿太空盔甲的生物,具有獵戶座具有爬蟲一族的混種基因型態,因為他們的眼睛在強光下會瞇成一直線,也對太陽光線較敏感,這與近來的ET關聯資訊頗吻合,只是製片仍然把這類ET當成侵入者,這樣片子才有賣點,才有英雄的出現,來製造高潮。實際情況,有這款高科技的ET,應不會只搞破壞,比較像人類在二、三十年後3D地球的戰爭武器型態,其實人類才是宇宙間最兇狠的物種,4D以上的宇宙已經不需為有限的物質化能源爭奪而不擇手段強取豪奪。


影片中這一段算是地球海軍對抗外星戰艦的主要致勝關鍵戰術,就是在放棄雷達的標定下(發射雷達波下,雙方皆能互相鎖定),而JPJ艦,卻能利用NOAA(國家暨海洋大氣總署)偵測海嘯預警用的水量位移系統,結合航海圖後,變成了敵明我暗的戰場優勢,扭轉戰局的關鍵還是腦袋的變通與急智。


這個畫面,勾起了1975年,37年前我在澎湖當預官的一段經歷,我是155榴彈砲營的觀通組長,被砲指部指派到澎湖拱北山制高點52高地的103觀測所負責監視一大片海域的任務,當時留下來的觀測器材與資料,對於海面上的準確座標,只有藉由交會觀測(由兩個點依方位角畫直線交叉一點)才準,單一觀測所對海面上的距離推測誤差極大;像張開兩個眼睛投籃命中率與閉一隻眼睛投籃命中率當然就差大了 ! 我們那時局勢因為先總統蔣公剛剛過世,兩岸軍事還在劍拔弩張階段,澎湖是海峽中線對前線運補中繼點,戰略上是要堅守的一塊重地,敵軍攻來海岸登陸戰是不能避免,陸上砲兵支援火力一定要在海面上殲敵,敵軍上陸就難以控制戰局,所以觀測結果一定要精準才能給射擊指揮所有效的座標數據,算我這預官也太愛專牛角尖,想到交會觀測需兩個觀測所,戰時一輪空中轟炸、二輪艦砲轟炸,若再有傘兵空降,一些有線通訊線路一定先被破壞,通訊若沒能維繫好,對海上想登陸的目標敵艦做精確的座標鎖定就很難了,如此砲兵的彈藥會浪費在亂槍打鳥(亂砲轟魚)所以想了一天,就利用一艘航行馬公、高雄的台澎輪作參考點,找出其航線,利用煙囪高度做參考(地球是圓的,船體在距該所約28公里處一點一點沉入海平面,最後是煙囪慢慢消失),所以只要在距離28公里內任何船隻,推算出高倍(50X)望眼鏡內目標船舶吃水線與海平面的高低角度差,做成一個對照表,如此,單一觀測所就可以利用極座標來準確標定目標的位置,透過密位公式更能頗準確推算出遠處物體的長度。


好死不死,澎防部為了強化各個觀測所的監視海面能力,每一年舉行海上觀測站的測試,澎防部找來一艘漁船,綁上紅布,要我們將行進的該船位置、航速一一呈報驗考官。考試前幾天,我利用一整天將自己研發的極座標觀測法,訓練部屬(手下是戰車營、步兵營、砲兵營支援的雜牌兵)到20秒就能完成海上漁船標定,操他們到晚上12點(私下說我不像預官,比陸官正期班還嚴),並要求將陸軍用的方格座標換算成海軍用的經緯度座標,(自己DIY把砲兵用座標地圖套上透明紙,畫經緯對照座標,再製一個座標換算尺精算)報上結果。這些過程跟影片上的水量位移圖與航海圖結合一樣,會有令人刮目相看的效果出來。
那天,考試官來了,用手遙指從虎井嶼、望安島那邊開過來到林投公園海灘沿岸,要我們找到綁紅布條的漁船,報出正確位置,與航向、航速等,他剛說完,我的觀測兵複誦考試官命令,一位馬上標到該目標,確定方位角報上來,另一位用望眼鏡標定漁船與海平面的高低角差,另一位照高低角差從對照表確定漁船與本觀測所直線距離後,以極座標(有r的距離與θ角度 )用紅大頭針定出漁船海上位置,前後我們只花18秒就報出準確位置,考官以前都要等半天,才會拿到報告,所以拿起菸準備抽一根,這次不得了,煙還沒點,我們就送上報告,考官以電話與戰情中心對照漁船航線,與當時本觀測所報的漁船座標位置只誤差20米左右,這是陸軍砲兵一顆榴彈砲空爆致死有效半徑內,而該船可是距離觀測所約十多公里的海面上呀,這次考官可嚇到了,他多年來檢驗成果,是兩分鐘報出誤差200公尺就算滿分啦,一般都會花到4~5分鐘,誤差一公里左右還算好呢! 我們的成績可要算1000分啦!  接著一分鐘後再標其位置,依樣畫葫蘆,兩點距離一算出,乘上60,再換算海浬,就是漁船航速啦,完全正確 !

為此,長官們發覺我們的觀測方法很科學,就要我將此提升觀測效率的方法,好好給各觀測站示範講解,為此我還要寫講義與用毛筆寫簡報表(當時電腦還沒出世,更沒有Power Point),為長官們(副司令官親自主持)講解示範,將此觀測法SOP化,確實能提升島嶼的海上防衛戰力,辛苦是有代價的,獎勵是我們觀測所全體人員獲得一星期到十天不等的榮譽假,這時所裡的阿兵哥們才開始謝謝我狠心操他們。這件事,算是自己在部隊服役期間,為國家盡心盡力做點有效益的事。

現在軍事上動不動就高科技登場,雷達、雷射、衛星定位等精準測距,我們那時代砲兵射擊指揮所,計算射擊角度,要拉計算尺修正一些參數,但現在一切都有微電腦控制,既方便又快而準;只是在戰場上會發生甚麼樣的事,無法得知,磁電干擾震波會讓這些方便的儀控失靈,就像這部片子的主力艦,雖然已經變骨董(博物館),卻是在關鍵時刻,能夠一擊而成功挽救戰局,所以老兵不死,只會逐漸凋零,哪天面臨絕境要起死回生,還是有賴老兵的經驗與智慧啊。

戰爭,是二元對立下最為殘酷無情的解決方式,影片的效果確實滿足了人們情緒上的起伏刺激,也顯示人們一直需要英雄的出現,隱隱約約有救世主的影子,所以要擺脫二元對立的觀念,還是不容易。所有好萊塢式的電影對一般普羅民眾的影響還是很深,我還是懷念阿凡達片子中,人類中有一些靛藍人的反思與正義感,較有高層次的頻率與星球產生共鳴。

懷想三十多年前兩岸對峙的緊張日子,希望未來兩岸人民心智與情緒越來越成熟,勿受野心者煽動激化對立,彼此越來越能以同理心、智慧心來處理以前國共內戰留下的疤痕,未來的人類鐵定會進化到天下為公的社會,我們這些原始心智的老舊版本人類,要趕快放開執著於老舊的對立觀念,否則跟不上蓋婭的腳步,會被踢到另一個落後的3D野蠻星球繼續生存於黑暗鬥爭的二元對立苦日子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