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2年7月10日

禪定前,須清除想念帶紅色紀錄之二(續篇)

版主將幾年前閱讀蔡肇祺老師所著的這本奇書《求心安的正確八捷徑和正確八捷徑的指標》。特別花了一些時間,將該書中有關禪定部分,再整理後,發覺應該可以補強上一篇今年六月一日鋪文「禪定前,須清除想念帶紅色紀錄」的內容,讓喜歡迦葉尊者的修行大眾們,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兩千五百多年前,布大(佛陀)親自指導他們這些僧團們如何進入禪定的過程。


這本書談到布大(佛陀)常帶著麻哈·卡俠罷(迦葉)、埋托勒呀(彌勒)等到一處非常具有靈氣的地方禪定,該處地名稱為孤利樓拉.庫大(禿鵬山峰),現在譯名變為很有名氣的【靈鷲山】如下圖示(詳細看底頁註解),這個山頂平台以風水學的喝形取象確實很有這種巒頭的架構,而圖中布大帶領幾位最親近學生所靜坐處,以版主個人的直覺,認為它就位在這隻禿頭老鷹頭頂的頂輪上。台灣也有命名為靈鷲山的道場(新北市貢寮區),當然我們期待該處也能讓所有該處修行的人們,得到孤利樓拉.庫大的靈氣加持,道行日日長進。


布大(佛陀)在這本書中說此靈鷲山頂平台,是全印度最好的禪定地方,該地的「咪呀(地靈)」,是真正佛菩薩發露「麻哈.葩匿呀(摩訶般若)」的靈氣最相互調合之處。該處光氣強旺,一些邪行者與不調和者的靈氣,是無法到那地方的。

當然,我們無法期望每次禪定靜坐都能在如此殊勝好風水地方,但也表示我們凡夫想要精進,不能隨便就地禪定,還是要找到比較安靜,能量清純的地方,來進入禪定,才比較安全,不會因受干擾而造成一些意外的走火入魔現象出現。

布大(佛陀)強調,當一個人的心境,還沒達到心安祥和之下,是無法禪定的。因為禪定的目的是在於獲得心與物的調和,當心無法安定,證明其黑暗的心念仍然在心中動盪,此際禪定,反而會讓黑暗心念發露出來。

一般在禪定時,強迫自己的心念中止動盪,勉強自己心念不發露,這就違背了宇宙法則的「無常」,反而會被魔所乘而入。人就會失掉慈悲心,動力就會消退,肉體生命也會失去生生不息之態。

布大(佛陀)指出,正定是一種「葩拉瞇大.基阿那(彼岸的禪定)」,是指已經達到內在自己高我的禪定,而個人的心安、喜悅、幸福感,會逐步加深下去。

禪定如果是有所求,有目的,就是以貪念為根,只會招來魔害而已。真正的禪定,是要離開五官誘惑,很清晰、很認真的把握住自己,由那真正的自己自自然然發露出「葩拉瞇大.砂罷拉簸(到達內在的主流引導)」的光明心念。

禪定而進入到「沙媽呀(三昧)」是進入到心的世界必經之路,但心中卻有兩個世界,一是【真正己心】(高我)世界,一是【虛假己心】(小我)的世界;我們平時就要長時間保持那不能欺騙自己的心的發露,以不自欺欺人的態度去禪定,才不會進入魔境而不自知。所以,如果自己還有不滿、恐懼、憤恨、貪婪、嫉妒、不滿的心念存在,代表真正的自己還未發露,就不可禪定。

禪定,乃是出生地上界修行的人人的必修課目。禪定的內容,不是靜坐在那裡,逃避人生的義務與責任,而不管家庭,不理別人;禪定的內容,是安分守己,無愧於心,而攝取最多的生命能,發揮最大生命力於秒秒人生,以儘自己的義務與責任,去熱愛自己、他人、社會、國家。禪定的內容,若變成出世,那便是表面意識的空洞幻想,或表面意識,盡是低級單位能導致的地獄靈扮演的把戲。禪定的真正內容,就是使入踏進自己的心的世界,以認識真正的自己。要認識自己,人的想念帶必須破裂,潛在意識必流露到表面意識。而任何人的潛在意識流露到表面意識,必以說出,他最近一次出生地上界時所說過的語言為起端,而證實其魂的永恆性。當人切實地認識到自己的魂不滅,他就會珍重他的秒秒生命、人生,而過起做人最基本的責任與義務的生活,那就是感恩、知恩而報恩的生活。人一能感恩、知恩而報恩,他必澈徹底地入世,而將他自己投入眾生中。一個活在眾生中的人,他的想念行為,皆和人人的實際人生有關的內容,他只為人人的衣食住用著想,他的言行都在給人人心安幸福,皆為解決人人的生老病死之苦的內容。

禪定的內容,其根本,只在「調和」兩字。調和自己的表面意識想念領域,令表面意識和潛在意識,光子體與肉體,自己與魂的兄弟,得以調和;同時,促使人與人、人與物、人與事之間的調和,來建立人人皆能活得安祥的生活環境——大同世界、人間佛國。

以上資料,如果認為與自己宗教信仰不符,就當作虛擬小說情節,勿造成煩惱!

相關內容: http://bonamylee.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12.html

註解) 孤利樓拉·庫大(被譯為「靈鷲山」者;其實「孤利」是「禿」,「樓拉」是「鵬」,「庫大」是「峰」,因此,意譯為「禿鵬峰」才正確。此峰在當時印臘麻嘎拉國。)山頂的燠熱,逐漸消褪。向西望去,彷彿在地平在線浮出臘佳孤利哈(王舍城)的王宮影子。雲是紫灰色的,令人覺得出雲中的水分很濃。


孤利樓拉·庫大是一座岩山,愈到山頂,愈顯出岩山的面目。山頂有一片平地,只有從岩石的列縫,張出些香草,隨風而飄蕩。這片平地,是布大(佛陀)說法的場地。每當布大從拿爛臘(當時印臘東南方大國麻嘎拉國的第一商城)到臘佳孤利哈,或從臘佳孤利哈到拿爛臘,經過孤利樓拉·庫大山麓的時候,總是會到山頂來,欣賞雲月,並且對弟子們說法教誨。由於孤利樓拉·庫大是一座岩山,山面白天很燙,所以都在黃昏前上山,到達山頂的平地,剛好太陽西下時刻,此時岩石的熱,才逐漸消褪。這塊平地,足夠五十多人席地而坐。有時候和布大同行的必庫(布大的出家男弟子,即被譯為「比丘」者。)多出六十位了,必庫們,有的就坐在當時被稱為「下台」的地方。這「下台」是「下方之平台」的意思,剛好在山頂平地的西端,比山頂的平地約低一公尺半,可以容納二十幾人席地而坐。這下台的周圍,長了很多香草,地面比山頂的平地粗糙。坐在下台,雖看不到布大,但卻聽得到布大的聲音。這山頂,剛好是由拿爛臘、臘佳孤利哈和孤利樓拉·庫大所形成的等腰三角形的頂點。向西稍微偏南是臘佳孤利哈,向北偏西些就是拿爛臘。布大·尚玍(布大的團體)經過此山的時候,時常在山頂露宿,而都是傍晚上山,清晨下山。布大在這山頂說法,是在他六十九歲以前之事,七十歲後,弟子們就不願意他老人家走這段山路,因為岩石路,上下皆吃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