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歷年來著作

2012年6月1日

高橋信次論空與色


我們所居住的世界是三維世界,也就是「包含宇宙空間的立體世界」。在這世界中,我們雖然能夠確認一些物質的存在,但仍屬十分有限。那些屬於一維世界的物質,由於一維世界低於三維世界,所以我們可以無阻無礙地發現它們的存在,但卻因維度不同,而無法與它們互通心意。

至於高於三維的四維世界,當然無法以三維的五官來感知。但那些以正道為心之食量,每日實踐勵行的人們中,卻也有人能夠因為必行和諧,敞開了心眼而親睹四維以上的世界。三維世界的真相只要透過四維便能徹見。而四維以上的世界或許可以說是意識界吧,正如一維與二維、三維是連續共存的一體,四維以上的意識界也一樣是與低維現象界連續共存的一體。而與我們肉體所共存的意識,正是我們與高維世界緊密連接的部份。

所以,只要人類的意識能達到高維的層次,他們便能透悟低維世界的一切真相,更能了知意識仍留在低維層的人們的想望與觀念。在三維的世界裡,我們因被局限於肉體的五官感覺之中,但若吾人的意識能夠極度發展至和諧的境地,而臻高維的狀態,我們便能了然異維的世界,甚至能與已經拋下其肉體的死者們互通訊息。

所謂死亡只不過靈魂意識永遠告別肉體,而搭上另一個能適應高於三維世界的光子體,帶著人世間的所有記憶回去。所以說,生命是永遠不滅的。所謂靈魂意識拋棄了肉體,轉乘光子體回到實在界,並不意謂著我們便從此消失了,會消失的只有肉體,而肉體不過是「我們」的形骸罷了。我們的靈魂是永遠不滅的。在我們的肉體消失後,靈魂便回到實在界中,各依其心行的調和程度,再分派到各修養場所。眼睛是以物體的色彩來判斷其形相,但我們的眼睛能見範圍著實太窄了。有許多世界是用肉眼所無法看見的,所以我們不能因為無法用眼睛來辨識,而斷然否定它們的存在。

肉眼能見的範圍,大約不出紅、橙、黃、綠、藍、靛、紫這七種色光所組成的世界。事實上,紅色光之外尚有紅外線(熱線)與雷達微波、電視、無線電波、低迴波等波長大於七色光的能粒子線。紫色光之外,也有紫外線與X線、γ線、β線、宇宙線等波長小於七色光的放射線。而這些七色光範圍以外的週波,我們都不能以肉眼證實它們的存在,但卻已在醫學、物理學、生物學方面各自獲得它們確實存在的證明。

因此,我們若是以眼睛所捕捉瞬間諸相來認定整個世界的真相,一定會失之偏狹。何況我們還有主觀的痛,看到喜歡的便高興、歡喜,看到不喜歡的便厭惡,又如何能依賴肉眼所見的範圍,作出正確無私的判斷呢?耳朵則是以空氣為媒介,接受每秒公尺的聲波,由耳膜傳至聽神經再報告給大腦。但聲音有高、低、強、弱,我們的耳朵只能分辨出其一範圍內的音波。正如我們用肉眼看不見x光等光線,卻不能否定其存在一樣,我們也不能否定那許多人耳無法聽見的聲音的存在。

其實,縱然是在我們肉眼可見、肉耳可聽的範圍內,若是我們對別人的言行舉止都以感情來辨識,則無可諱言的,我們將不能透過眼、耳正確地收視、收聽,自己的內心必會陷於混亂,難對外界諸事件正確的判斷。鼻子是司嗅覺的器官,相信每一個鼻子的主人都不願聞到腐臭的惡味。不過,芝蘭般的香氣也不一定會是好的,因為許多真正可怕的惡毒,反而常會散發出迷人的馨香。所以,如何判斷真正的惡臭與馨香是很重要的,否則儘管我們擁有司嗅的鼻子,一樣會受到欺騙。

舌是發聲的根源,又是分辨食物味道來補充體內營養的器官,可說是五官中極重要的一個。但是,我們可從「禍從口出,病從口入」這句俗話警惕到,人們雖然都知道舌的妙用,卻不能善為利用,結果,反為自己帶來無窮的煩惱,而使舌變成了萬惡之源。

語言是傳達彼此意志的主要工具,可是人們常因一言不當而使世間徒生許多怨隙與悲傷。如果我們想要避免以言招禍,或無心中傷人的遺憾,便須時刻以中庸之道來說話,寧取祥和、平靜的拙句,而不以唇槍舌劍來刺傷別人。聲有音韻、有語魂,聲的波動傳抵現象界,還會傳到現象界以外的意識界。臂如寺廟鐘鼓,僧侶的梵唱,其聲波也都能傳達到天界、地獄,以及現象界的每個角落。

人們心行調和時,真人便離開肉體,而隨著鐘音的波動,達到不同的次元中。我們的身是由肉體司感覺約五體與五官組成的。所謂五體,就是我們的祖先由於保存子孫的本能,而賦予我們適合地上界生活的肉體本身,也就是我們以修行靈魂為目的,而在人生旅途上奮力航行所乘坐的船隻。然而人們往往忘記這一點,不能體認這個神理,在人生的歷程上迷失了正確的方向,人們執著於五官所惑,產生妄念,誤認肉體是絕對的存在,因此,在短暫的人生中製造了污穢的歷程。

這一切都源於人們不了解「心」才是肉體永遠存在的主人----靈魂意識。一旦喪失了對靈魂的體認,人們便會拘泥於五官所感,要知道這眼、耳、鼻、舌、身是肉體的附屬品而已,不是永恆的存在。我們不妨回顧自己:這肉體如果是絕對的存在,何以當人死亡時,不能將它擄回去?由此可以看出,那正是最醜陋的物質界與調和精妙的靈異界差別所在,其間是無法踰越的巨大差距。我們的肉體遲早會因生、老、病、而死去,我們的靈魂意識也終會回到大地或天空。

「是諸法」是指「所有的神理」而言。所謂「空相」是指「神心的顯現」。從「空即是色」的觀點來說,這當中分二個層次,就是非物質界與物質界,而非物質乃是精妙的意識界,物質界乃是最不安定的現象界,這兩個層次的世界是一體不二的。現象界中大自然時序的循環法則,及萬物呈現出來的狀態,便是心靈世界的媒介,這就是神心的表現。 從色的世界變化成空的世界,又從空的世界變成色的世界,無非是一種輪迴所呈現的形、相而已,因此,可說是一種空相。肉體與靈魂意識也是一體的,否則肉體的前進道路為何完全決定於吾人的思想意志?其實,肉體根本就是靈魂表現的媒介而已。所以「空」是因「色」的相而顯現出來的,而色表現的也就是空的實相。

三維的現象界與四維以上的世界雖屬異次元,卻是相連續的一體。但是三維世界中的物質到底還是不能被攜入四維以上的世界?因為,現象界可說是四維以上世界所投射而成的立體電影,而人們則只是在人生劇場中表演的主角群。同理,物質即能,而能源亦可視作物質。我們通常說能是「工作的能力」,那是由於能源表現了物質的特性,而我們則透過物質表現出來的情狀,了解到能源的特性。而物質與能源,實不過經由能粒子的集中與分散,互作變換而輪迴不息。 但是,對存在於三維世界的物質而言,能是屬於高維的存在。而依著外力的緣法,物質與能源卻產生了連繫的密切關係,這正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亦即「空相」的最佳實證。是故「空相」實是支配永恆不變之實在界生萬物的根本意識,也可說是宇宙意識的心相。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意即既不發生,也不滅亡,既不受污染,也不受潔淨;既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既然不變,若是我們把不變的「空相」解釋為「無」,便不但否定了一切,也與「不變」的性質自相矛盾。所以,「空」絕不能解釋為「沒有」。

「空的世界(即實在界)發源的地上界,是以神的部分身體組成地球,而萬物之靈人類則是神的細胞。故人類應該善體天心,秉持著智慧、勇氣,實踐不偏不倚的中道,以正心為生活的支柱,完成建設烏托邦的使命。物質文明是人類為其生存所創造的,其餘所謂名譽、地位等,也都是由人類自己產生的,故而這一切都是易變的,而非永恆。唯有神才能創造永恆、安定不移的世界。因此,人類在塵世生活最重要的一樁事,就是如何使自己的生活符合不偏不倚的正道;如何創造一顆豐滿的心,盡其降臨人世的義務。把肉體的生死視作真正的生死,這種想法絕對是錯誤的。那終歸不過是肉體的主人換乘另一艘船罷了

!真正的靈魂意識本身既不生,也不死,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所謂生老病死的無常感覺,全是由於人們所見的往往拘於物質表象。靈魂實是永恆的生命。我們在睡覺時,如果心靈調和便有可能會來到我們所處的天上界。但若是心靈不諧,佈滿晦陰,就不可能了。這正是說,空的世界乃是靈魂意識之中心的心靈世界,與透過肉體五官所認識的現象界截然不同。所以空的實在界就是心的世界。色亦即物質性的萬物都是虛幻的,不會受、想、行、識,而用眼睛看、耳朵所聽、鼻子所嗅、舌頭所嚐、身體所感,凡是肉體現象之法全都是虛幻的,自然也就沒有能以肉眼看見的境界了。

我們肉體的附屬品(眼、耳、鼻、舌、身、意)都是無法帶往他維世界的外物,因此否定了透過肉體所感知的一切現象,而認為那全是虛幻、不存在的。這也說明了空的實在界,遠比現象界精妙的事實。現象界中的大自然都屬於物質。大自然中的萬生萬物,瞬息千變,一刻也不停。因為它如不時刻改變其形狀,便無法存在。物質界乃是如此不安定的固體性世界。空的實在界則因是意識界,故是精妙異常的心靈世界。無論不動、靜態、抑或是動態的生命,其實都是由非物質的精妙世界所產生出來的。

植物具有意識生命,卻以超越維度的大自然形態存在著。物質則因具備能量而具有不動的生命,動物也具有意識生命的存在。至於空的實在界,則沒有任何現象男的物質存在。所以,要透過現象界諸現象作思想行動的心,也是虛幻的。

在空的實在界中,意識發達的情形遠非現象界可比,那是因為在實在界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表面意識,故而人們幾乎不必彼此溝通意志,便自能了解他人的想法。反觀現象界的人們,他們透過五官、六根來判斷、來思考、來決定行為。實在界中則完全相反,因為所有念頭,只要一產生便為人所知,所以如有不和諧的念頭,立刻會露出來,而可輕易地發現不妥,加以反省修正。

地上界的任何一樣東西,都不是人們的所有物。當人們離開人間時,必須把一切都拋棄。人們如果能悟透這層道理,就不可能再生出執著的妄念了。無無明,是否定的否定,可說是沒有迷惑的世界。意即明亮、光明的世界。空的實在界,意指充滿了光明的世界。

亦無無明盡,是光明無盡的意思,意即充滿無限的光明。地球上的天空,有地上的水因熱而蒸發上升所形成的雲朵,雲朵之上則是育空,太陽的光芒便照射在雲上。最近,地上界有許多人類智慧所製造出來的黑煙,形成了嚴重的公害,而這些公害應可憑藉人們的意志與行動,一掃而空。至於空的世界,由於心靈的靈團氣全是和諧而精妙的,故絲毫不會遮蔽神的慈光。因此,空的世界便充滿了無限的光明,與無限的力量。

空的實在界是沒有生、老、病、死的世界。老與死的現象,只存在於地上界那個肉體舟的有限世界。由於空的世界是非物質性固體的世界,故是一個精妙異常,永不更易、變化的永恆世界。但在那兒的光子體總會乘著肉體或其他維度的乘舟,離開空的世界。這是為了靈魂的修行,並想將所去處建設成和諧的烏托邦;肉體卻又為物質性的大自然繁衍,改變了形態。

「空」就是實在的世界。如太陽對現象界萬生萬物平等地貢獻光和熱,卻不曾對人類要求過任何報償,如能自覺宇宙即我之理,也就無須有所獲得了。因此也不必擁有為獲得而所須的智慧。那是因為內在佛心、慈愛、偉大的智慧寶庫已開啟之故,而不須在現象界的色的世界中,經由各種苦樂經驗,靠著心竅的學習來豐滿智慧的領域。由於空的世界中,人們互相了解透徹,且互相信賴,故而有此自覺是當然之事,而此領悟實踐,便為完美的烏托邦。


文章轉載
http://tw.myblog.yahoo.com/jw!so3qZkWTExbaL_GEr7EePezdqA--/article?mid=44520
http://mahacashiaba.blogspot.tw/search/label/%E9%AB%98%E6%A9%8B%E4%BF%A1%E6%AC%A1

備註:(信息真偽請網友自行分辨,版主相信網友的內在智慧。)

依照中國意識學會蔡肇祺老師(前世是迦葉尊者)的解說,高橋信次大師來歷就是釋迦摩尼佛(當時被尊稱布大)的主靈。布大在逝世的五個五百年後(2,500年),正是公元一九二七年。偉大的布大,真的如約地在公元一九二七年,出生東方的日本了。然而,今世並非布大出生到地球,即今世出生地球的並非布大,而是布大的主靈,「真眉系迓誒嚕爛柢」來此地上界。而此世,「真眉系迓誒嚕爛柢」,即只過四十八年的地上界人生而已,這一點,偉大的「真眉系迓誒嚕爛柢」,也如約地於公元一九七六年六月間,返回天上界了。活在地上界的時間,為四十八年又九個月餘,依天上界算法,則不滿一年皆不計取。因此,偉大的「真眉系迓誒嚕爛柢」,實際活在地上界時間,正是四十八年。時間皆依照所約定的年數,一年不差。

人的生命力是心力與身力之和,而身力又來自心力,因為人的肉體生命的源頭是想念領域的能量。雖然,人的肉體的能量、活力,來自光子體與從外界攝進的空氣、水、養分,可是,人的光子體的生命能,卻來自想念領域;不說能本身的質,只說其單位能的量,則人的生命力的百分之四十五,是來自想念領域,百分之二十是來自本能領域,百分之三十五才攝取自外界。然而,若連生命能的質也計算在內,則人的生命能的百分之八十,來自想念領域,百分之十六來自本能領域,而只有百分之四,攝取自外界。由此事實,人亦應該好好地保重自己的心力啦!因為心力,占人的生命力的百分之九十六呀!使自己的心,秒秒安定地維持著「無愧於心」的狀態,是人獲取絕大部份生命力的必須條件。人怎麼可以不珍惜自己的心哉!

沒有留言: